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2001年武汉学术年会综述

 

2001101215日,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2001年武汉学术年会在武汉举行。

此次会议由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和武汉大学联合主办,主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与20世纪世界历史进程。会议汇聚了全国各地的二战史研究的专家、学者80余人,其中既有来自中国社科院、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四川联合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地方科研机构、院校的代表,也有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解放军后勤指挥学院、空军指挥学院、海军指挥学院、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等军队科研机构、院校的代表,可谓人才济济、将星闪耀。学者们就二战与世界历史进程、二战与国际关系、战争与和平、二战与战后世界等专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现将有关内容综述摘要如下:

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首都师范大学徐蓝在发言中论述了雅尔塔体系与战后国际关系的问题。作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和平安排雅尔塔体系带有强权政治的烙印,极大地伤害了当事的民族感情,雅尔塔体系具体动作的最直接最有影响的后果,即是美、苏对峙下的冷战。她同时指出,雅尔塔体系具有相当的历史坤性,对战后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雅尔塔体系所提倡的和平、民主、独立的原则,对战后世界的和平、民主、独立发展有着极大的作用。从一定意义上说,它决定了战后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题。不仅如此,在雅尔塔体系演变而来的两极格局中,同时也蕴育着一个多极化的世界。50多年来世界无大战,这无疑引起了人们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进一步思考。正是这种相互依存的国际经济关系,形成了抑制新的世界大战爆发的重要因素。各国人民与政府的维护和平的意识都上升到了空前的高度,成为制约爆发大战特别是核战争的基本因素。人类还通过战争,特别是本世界的两次世界大战,逐渐学会了如何相处,开始学会了处理国际争端的一种既古老而又全新的方法——通过外交手段实行必要的妥协。讨论中还有学者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使人们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观念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对民族主义走向极端所造成的危害性也有了更加理智的认识。这是研究二次大战的世界历史意义时应该研究的问题之一。此外还有学者提出,对于二次大战后总体和平的保持,有两种解释,一是西方的所谓“霸权和平论”和“霸权稳定论”,把和平归功于存在一个强权大国的家长式控制,或是少数大国的类似的控制,而二战之前和和平不能保持是因为缺少这样一个霸权的存在;另一种解释是邓小平同志说的“反对霸权主义就是维护和平:,即战后的长期总体和平是与霸权主义斗争而得来的。两种解释可能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和政策取向。所以对战后的和平为何能长期保持,还需加以深入研究。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与世界历史进程。武汉大学历德坤认为反法西斯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拨正了世界历史发展的方向,为人类社会的前进扫清了障碍,成为20世纪世界历史从战争与动荡过渡到和平与发展时期的推动力,使世界历史整体发展从以征服与掠夺特征的旧时期,进入到以平等与依存为特征的新时期。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为战后世界和平奠定了基础,还推动了战后世界范围内的革命。战后世界的变革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殖民地半殖民地争取独立与解放的变革、欧亚一系列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革命、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资本主义世界的改革。人类历史上这场空前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战后世界经济的繁荣与发展开辟了道路。因此,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世界历史整体发展进程中的伟大转折点。武汉大学徐友珍对世界战争的起因这样一个已形成诸多定论的老问题进行了一些新探讨。她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世界历史进程所呈现的一些不同既往的新现象,从20世纪初世界历史进程与世界战争的逻辑联系、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什么未能避免及二战后世界战争何以未再发生这三个互相关系、互为表里的方面,来阐释20世纪上半叶世界战争一再发生的深层原因。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国际关系。武汉大学罗志刚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苏关系的演变和苏德战争有着紧密的联系。苏德战争爆发之前,由于苏联极需避免两线作战,全力西顾,日本亦有避免转入可能发生的苏德战争以确保南进之暂时考虑,两国通过谈判缔约使关系得到了改善。苏德战争形势的发展打破了日本待机北进的计划,日苏关系虽受到动摇却未陷入破裂。苏德战争的根本转折,导致日本在日苏关系中陷入被动的外交地位,为苏联参加对日作战创造了前提。重庆人大常委会苑鲁从中国和国际的军事和政治形势的发展和美国对华政策的演变等多方面探讨了“史迪威事件”发生的原因,认为该事件对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是美国对华政策逐步走向僵化的起点。

后勤指挥学院徐克洲认为1933-1941年美国对德战略遏制了德国法西斯的扩张,促进了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建立。武汉大学韩永利阐述了从194112月工资到19426月间美国“先德后日”战略的调整,及中国抗日战场对反法西斯战争做出全方位的战略贡献;支持美英挽救太平洋危局,使苏联避免两线作战;抑阻了德日有可能的战略链接,从而极大地支持了美英盟国在短时间内渡过了战略调整期,进入首先打败德国的战略实施阶段。严双伍分析了二战末期美法关系发生了转折,美国彻底摒弃了压制、排斥法国的政策,走上联法、扶法的道路。潘迎春论述了二战期间加拿大与英国的关系,战争迫使加拿大政府调整对外政策,加英关系由密切转为日渐疏远。

海军指挥学院冯梁从英国、美国之间的文化联系探讨了二战以来两国的特殊关系,认为文化、传统和习惯固然是维系英美“特殊关系”的重要凝聚因素,但它必须建立在一定的利益基础之上,当战略利益产生分歧、矛盾甚至尖锐对立时,血缘和文化的维系作用自然让位于现实的战略利益。

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李小军论述了德国、日本、苏联和美国的战略文化及发展,从战略文化的角度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战略文化是国家制定的现实战略和国防政策的文化底蕴,具有明显的两重性,进步的战略文化可以使一个国家追求和平,落后的战略文化可以使一个民族走上野蛮、侵略和扩张的道路。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与战后世界问题。学者们一致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战后世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加速了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改变了世界力量的对比,促进了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形成了世界的两极格局同时也酝酿了多极的发展;二次大战催生了美国的霸权主义,加速了科技革命的发展,引起了重大的军事变革。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李南征、史成群、攀增礼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使战争达到了无限化的顶峰,造成空前浩劫,同时也促使制约和控制世界大战的因素迅猛发展。二次大战之后,人类进入一个新的有限的局部战争时代。庞存生、吕占广指出二次大战的胜利直接推动了战后世界战争形态的演变。吴清丽和宁国才则勾勒了战后五十年战争演变轨迹及走势。战争已由机械化武器主宰战场逐渐演变成信息化、智能化武器为主导,电子战、信息网络战等无形软战场扩延,战争的信息化特征日益明显。

后勤指挥学院杨庆华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后勤保障的经验和规律对战后各国军队建设有重要贡献借鉴作用。海军指挥学院张金基、王锋总结了二战期间美、英、日、德等国在海军建设方面的经验和教训,认为我国大力加强海军建议,应确立海军重要战略地位,合理调整海军兵力结构,发展海军武器装备,提高海军综合作战能力。军事经济学院冯亮、陈代兴探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军事技术革命问题,如军用雷达技术,化学、生物、核武器技术、军用导弹技术、军用机动运载技术革命等,指出二战中世界各国军事技术革命对于提高军队战斗力、切实保障国家安全具有明显的军事效用。军事技术革命的快速发展依赖于国家的国民经济实力,军事技术革命成果的快速转化有赖于整个国家的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军事科学院彭训厚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对20世纪军事发展生产了划时代的影响,导致了世界近现代军事史上新一轮军事改革运动的兴起。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武天富认为二战后,国际核战格局经历了单极垄断格局、两极对峙格局和多极发展格局的重要转变,现正朝着多极制衡格局的方向发展。黄东亮、天辅等分析了国际核军控政策、发展趋势,以及美国发展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对国际战略形势和我国安全的影响。

关于美国“9.11”事件对中美关系和美国全球战略的影响,也是代表们讨论的热点。大家认为,“9.11”事件后美国的总的对外政策不会有重大改变,中美关系虽然在短时期内会有改善的可能,但影响中美关系的长远因素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如台湾问题、两国社会制度和国家利益的差异问题等,所以中美关系的总体状况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代表们还认为,虽然宣布中美要建立“建议性战略伙伴关系”,实际上中美之间并没有建立起“战略伙伴关系”。对于美国在“9.11”事件后的政策和行动,代表们认为美国可能正在利用反恐怖主义行动来达到它的更加广泛的全球战略目标,如趁机介入中亚地区并建立影响,而这是自冷战结束后美国早就关注并为之努力的一个目标。冷战后美国的一个基本战略就是要保持和扩大其在欧亚大陆的影响,从而牵制俄罗斯和中国。此次美国在阿富汗的行动就可能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美国的这种意图和“9.11”引发的大国关系互动值得关注。

本次学术讨论会具有鲜明的特点:一是拓宽了二次大战史研究领域,以二战史为基点,前后延伸为20世纪战争与和平研究,将二次大战与战后局部战争进行比较,提出了许多富有新意的观点和看法。二是将历史与现实相结合,运用二次大战和20世纪战争史的经验与教训,对当前世界热点问题进行分析和研讨,极大地增加了战争史研究的现实感。三是中青年学者已成长起来,占与会代表的绝大多数,他们思想活跃,观点新颖,视野开阔,为本次学术会议增添了活力,也为二战史学会注入了新鲜血液。

这次学术讨论会的召开具有重要的意义。第二次世界大战是20世纪人类社会中承上启下的重要一页,对世界历史进程生产了深远的影响,影响着战后50多年来的国际风云变幻和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对二战后的研究不仅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而且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类社会取得了空前的进步,和平与发展已成为当今世界的时代主题。但是战后世界并不安宁,局部战争连绵不断,还有少数新法西斯分子、日本右翼势力公然为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招魂,必须引起世界爱好和平人们的警惕和深思。长期以来,从事二战史研究的专家学者们一直孜孜不倦地探究如何吸取二次大战的经验教训,避免战争悲剧的重演。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的会员们在历届理事会的领导下已取得了卓著的成绩,出版发表了一大批在国内外有广泛学术影响的研究专著、论文。本次会议的召开将进一步推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的研究和发展。

 

(武汉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

 


版权所有(C) 2004 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研究会